荔枝微课 有没有app

相比较于封团团小可爱的哭哭啼啼,林诺小朋友就戾言戾行了很多。

“封行朗,快放我和我妈咪离开!不然我让义父带人来灭掉!”

对于亲爹封行朗的抛弃,小家伙不可能不放在心上。父子之间建立起来的微薄好感,也在封行朗选择封团团的那一刻消失殆尽了。

“要叫我亲爹!小孩子家的,要懂礼貌。虽然我并不是太在意直呼我的大名。”

封行朗当然知道儿子林诺为什么会对他恶言相向。被河屯倒逼下的选择,着实伤到了儿子的心。

“从今往后,只是混蛋,不再是我亲爹!我没这个亲爹!我也不再是的儿子!是义父的仇人,也就是我的仇人!”

以前,愤怒起来的小家伙也会称呼封行朗只是混蛋,但这一回,他却用上了‘仇人’。

也就足以说明,游轮上的那次选择,对小家伙的伤害已经根深蒂固了。

封行朗俯身过来,尽量蹲着身体跟儿子平视,以平等的方式缓声开口道:

“诺诺,是个聪明的孩子……难道看不出来:这是义父一手策划的阴谋么?给看个东西。”

封行朗一边说,一边将手机里的一段视频播放给儿子林诺看。

“这段跳海洋球池的视频,是邢十二发给我的。当然,邢十二一定是受了义父的指意。他们给我这段视频的目的,就是想告诉我:是安的……”

青春台妹蒋怡容展露小乳沟

微顿,封行朗深深的提息,“我也是在看到海洋球池出现之后,才改变主意,去接住妹妹封团团的。她也是一条生命!”

封行朗极度好耐心的跟儿子林诺解释着。

他是诚恳的。

因为封行朗真的很在乎他的亲儿子。那酷似自己的小模样,只要对他一个皱眉、一声厉斥,封行朗都会觉得心疼。

“封行朗,别再为抛妻弃子的行为找借口了!五年前,找借口;五年后,还是找借口……我对已经完失望透了了!”

小家伙愤愤不平的嚷叫声,着实让封行朗愕然沉默住了。

儿子林诺说得对:五年前,五年后,他封行朗都只是在为自己抛弃他们母子俩的行为在找借口!

自己并没有设身处地的去为他们母子想一想:一而再的被自己的丈夫,亦是孩子父亲的男人抛弃,那是何等痛苦不堪的经历?

“还有:不许说我义父的坏话!”

小家伙又戾声戾气的补充上一句,“要不是我义父改造了海洋球池,肯定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摔死在的面前了。”

虽说小家伙才5岁,可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这个世界好与坏、恶与善的方式方法。

还想为自己的行为辩驳什么,可封行朗在直面儿子林诺满满怒意的这一刻,却沉默了。

或许儿子林诺有一句话是说对了:自己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!

无论自己有万种理由和借口,可对他们母子的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体现了。

凝视着女人因为刚刚小产了一个孩子而苍白无血色的憔悴脸庞,封行朗将所有想安抚他们母子的言语又回咽了下去。

“封行朗,放我跟诺诺离开吧。错误的开始,必须有一个正确且理智的结束。”

雪落深呼吸一口气,“封行朗,我已经不恨了。诺诺也不会恨。我们一起来纠正这个错误吧!”

“错什么误啊?这辈子,我不想再娶,也别想再嫁,我们就这么凑合着过日子得了!”

封行朗冷厉一声,打断了雪落继续。

“可我不想凑合!更不想让我的孩子跟着凑合!我跟孩子会有我们自己的新生活。封行朗,既然给不了我们母子幸福,那就放手吧!”

雪落在理的话,不在理的话,说了足有一箩筐,可封行朗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——想离开他,门都没有!

家仆送来的滋补汤,被雪落凉在了一旁。似乎她想用这样的方式去跟封行朗做对抗。

“太太,您都一天没吃东西了……身体那么虚弱,怎么扛得住啊?”

这个金牌月嫂,是封行朗特意从家政中心聘回来专门伺候小产了的雪落的。

雪落什么话也没说,也就更不会喝了。

“林雪落,这是虐着自己,让我心疼吗?”封行朗端起了那碗滋补汤。

“会心疼?真够可笑的!”

雪落冷哼一声。

“是要我亲自喂么?”

封行朗舀上半勺送至雪落的唇边;却被雪落连碗带勺一起打翻在了地上。

封行朗压抑着怒火,叫来月嫂将地面上的残汤残水打扫干净。

******

半个小时后,封行朗被老婆孩子反锁在了房间门外。

自由被禁锢无法离开,又实在不想面对封行朗那张‘虚伪’的脸,所以雪落便将她们母子反锁在了房间里。

“妈咪,先不生气了……等诺诺一会儿出去查看一下敌情,再带妈咪离开这里。回去找义父。”

看着儿子那张懂事的小脸,雪落泪眼迷蒙了起来。

“诺诺,饿着了吧?先出去吃点儿东西。”

“妈咪不吃,诺诺也不吃!”

“傻话!妈咪是没胃口……诺诺乖,出去找那个阿姨要些东西吃吧。诺诺吃饱了,才有力气带着妈咪逃离这里啊。”

雪落突然觉得自己在儿子面前犯下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:虐待自己,不会伤到那个男人分毫,却反而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难受。

门外,传来了封行朗斯文的叩门声。

“诺诺,快过来给亲爹开门。我给跟妈咪送吃的来了。”

房间里,沉寂无声。

“诺诺,赌气不吃也就算了,可的亲亲妈咪是女生,舍得让自己的亲亲妈咪挨饿吗?而且亲亲妈咪失血过多,医生说了,要是不吃东西,会有生命危险的……”

‘呼哧’一声,门从里面打了开来。

一个小身影踮起脚尖,从封行朗手里接过了食物托盘。

“托盘沉着呢……亲爹来端吧。”

封行朗刚要凑上前去套近乎,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小家伙用自己的小腿将门给踢上了。

连话都懒得跟他这个亲爹多说一句。

悲催么?

只能说:这都是他封行朗自找的!

未分类